中山新闻
50年,创造肝癌诊治“世界奇迹”

图像

 

2019年12月6日,在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癌研究所成立5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40位新生命超过“20岁”的肝癌病人唱起了《歌声与微笑》,其中生存40年以上有3个人,最长生存者48年。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癌研究所的“奇迹缔造者”们和病友们一起,共同庆祝研究所的50岁生日。时光长廊中,另一幅28年前的画面与之交织重合:在1991年的上海国际肝癌肝炎会议上,生存10年以上30位肝癌病人大合唱,“震撼”了国内外专家。

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焦扬,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名誉所长汤钊猷院士,中国抗癌协会前任理事长郝希山院士、现任副理事长李强、秘书长王瑛,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秦净,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樊嘉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党委书记汪昕,上海市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葛均波院士以及中山医院党政领导班子、各科室负责人等参加会议。

半个世纪前,权威的教科书上写着:“肝癌的病程是2-5个月。” 当时,一个人患了肝癌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而且送进医院的病人已多为肝癌晚期。有这样一群人,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使肝癌术后的累计5年生存率由上世纪60年代的14%提到如今的64%,创造了肝癌治疗的“世界奇迹”。

1969年起步的肝癌研究所前身,是由中国工程院院士汤钊猷教授,著名肝外科专家余业勤教授、杨秉辉教授、周信达教授、林芷英教授等老一辈专家成立“肿瘤小组”。1988年,经卫生部批准成立更名为上海医科大学肝癌研究所,隶属上海医科大学,下设肝癌内科、外科及实验室。2000年,复旦大学与上海医科大学两校合并后更名为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过去的50年里,肝癌诊疗领域的无数“第一”在此诞生。

汤钊猷院士首次提出“亚临床肝癌”概念,领导了肝癌“早诊早治”,开创肝癌诊治新局面,使肝癌从不可治变成了部分可治。他在国际上首次建成“高转移人肝癌模型系统”,并提出肝癌转移复发新理论。在此基础上,“小肝癌的诊断和治疗”及“转移性人肝癌模型系统的建立及其在肝癌转移研究中的应用”分别获1985年和2006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新一代学科带头人中国科学院院士樊嘉教授对肝癌肝移植、肝癌门静脉癌栓综合治疗等进行系统研究,创造了多项本市、全国乃至世界记录,首次提出了适合中国国情的肝癌肝移植适应证——“上海复旦标准”,牵头制定《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已成功转化并生产上市的“7种微小核糖核酸肝癌检测试剂盒”、实现签约转化的“全自动循环肿瘤细胞分选检测系统”两项研发成果分别对应肝癌的早期发现和诊断、肝癌治疗效果实时动态监测,以及肝癌复发转移和诊治疗效预测,突破了以往限制肝癌病人手术疗效的瓶颈,且均为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球“首例”。作为现任肝外科主任,周俭教授带领肝外科团队创新开展Alpps、废弃肝活体移植等肝移植新技术,着力加强学科建设和人才梯队建设,继续深化肝癌肝移植后复发转移防治等临床研究。

近90岁的汤钊猷院士感慨,今年也正逢他从医执教65周年,回顾这半个多世纪来和曾被称为“不治之症”癌魔的抗争之路,他将自己“严谨进取,放眼世界”的座右铭,改动了两个字寄语年轻医生——“严谨进取,走向世界”。

50年前对于病人来说就是六个字,“走进来、抬出去”,短则几日几周,长则几月都走了。而现在,可以用另外六个字来概括,就是“走进来、走出去”。

当年我们很少有机会能够出国,只能够从世界的角度了解世界,追赶世界,超过世界。现在我们国家站起来了,富起来了,完全可以走出去,扬我们中华文明的精髓,为国家的医疗卫生事业,树立更好的榜样,为世界人民做出更大的贡献。要做到这一点,首先是严谨——严谨是基础,一定要严谨、进取。只有严谨而没进取,没有创新,就没有进步。所以在严谨的基础上,还要创新,才能够达到我们的目标。

原发性肝癌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大病,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原发性肝癌发生在中国。樊嘉院士介绍说,前辈们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对于肝癌的预防、诊断、治疗、发生发展机制的研究都处于国际一线领先水平,这些为年轻医生进一步深入认识和研究肝癌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也搭建了良好的平台。

但是,由于肝癌的复杂性和高度的异质性,目前对肝癌的诊疗和认识还不是非常全面,尤其是肝癌如何达到早期诊断。他认为,对于从事肝癌研究的学者和临床医生,应该更进一步地了解和重视肝癌发生发展、复发转移的机制,在研究这些机制的同时,思考如何突破肝癌领域的瓶颈;而对于一些已经取得明显进展的“瓶颈”问题,怎样通过研究、以及在临床上发现问题后再回到基础进一步验证分析。

肝癌研究所50周年是一个新的起点,未来我们的工作,将进一步深入解读最新进展,积极探索新发现的临床问题,将这些问题带到研究中去、更好更快地解决它们,加强“医研产“结合,不断地提升肝癌的诊断率和治疗效果。

当天的会议上,多位国际肝癌临床及基础领域顶级专家围绕肝癌研究的机遇和挑战以及肝癌肝移植的现状与展望,共同探讨肝癌诊治的新技术、新策略。全国各地的肝癌肝移植术后的病友代表也参加了这场特殊的“生日会”。“我曾三次挣扎在死亡线上,感谢中山医院肝研所的专家医生一次次把我救回来,让我还能享受家庭的温暖,享受新时代的幸福生活。”1992年,余业勤教授为39岁的吕文艺作了肝癌切除手术,2002年他被查出肝脏新病灶,2004年樊嘉院士主刀为他进行了肝移植,然而命运多舛的他在2015年再次出现转移病灶,周俭教授为其进行了切除手术;如今,他和家人一起迎来了新生命的第27个年头。来自贵州的马宏康回忆起28年前历经2天2夜火车赶往上海中山医院,终于抵沪时那个寒风凌冽的夜晚,忍不住红了眼眶:“当年当地医生诚告我可能只有三个月的生命。如今2019年了,中山医院的专家年年都对我进行回访,而我病情也没有再复发过。这是肝癌研究所给予我的第二次生命,点燃了我和家人28年的希望。”1993年在中山医院接受肝癌手术治疗,今年“26岁”的叶彦晋非常开心能和救命恩人、病友们相聚:“以前曾有‘同病相怜’一说,但是我们有幸遇上中山医院,遇上肝研所,遇上了中山医院德术双馨的医务人员。我们是幸运儿,今天聚集在一起成为‘同病相庆’!”